夜探廢棄工地被操射 前篇

时间:2019-06-30 17:25:56

每天我都要到距離自己家1公理遠的地方去取車,由於自己小區裏沒有停車位,剛好隔壁小區剛建成,所以就把車停那邊。早上我啃著面包喝著牛奶,慢慢的朝目的地走著,漸漸的發現自己肚子開始一陣陣的疼起來,估計是牛奶喝的。我開始焦急的四處張望,看看有沒有公共廁所,但是這片小區還沒有完全交付,好像真沒什麽廁所。緊走幾步,突然發現了一個廢棄的工地大門敞開,而且從堆積的垃圾看,也應該是廢棄了。我就順勢拐了進去,果然不遠處有個廁所。由於這工地已經廢棄,還沒進廁所門就一股子味道,而且門口就貼著一個“男廁所”的標牌,敢情工地裏都是男的,連廁所也是只有男的。進去廁所,裏面都是一個個蹲坑,就是那種只有到腰這麽高的簡易式的,也沒遮擋,在裏面大號要是來個人,看的可是清清楚楚。我顧不了這麽多了,找了個坑直接脫褲子開工,終於輕松痛快了,真他媽爽。整理完出來,環顧四周,工地裏有幾排那種簡易式的宿舍,大門都開著,裏面空空蕩蕩,我漫不經心的隨便逛著,看看時間來不及了,就走了出來開車上班去了。忙碌了一天的工作之後,停好車回家,又一次路過了那個廢棄的工地,黑漆漆的一片,好奇心促使我又悄悄的溜了進去。我打開手機的電筒,一間間的宿舍參觀。廢棄的宿舍裏地上都是煙頭和垃圾,還有一些民工扔在那裏不要的襪子內褲手套什麽的。到了第三間房,門是虛掩的,我推開門進去,裏面還有一張高低鋪的床,床邊上散落著一些用過的安全套。我撿起來看,裏面的精液明顯已經幹了,看來時間很久了。下鋪床上還有些捆綁行李的黑色繩子,一些未開封的安全套,也不是什麽杜蕾斯什麽的,就是最便宜的街邊1塊錢一個,安全套自動販賣機裏的那種。這些民工看來生活很壓抑啊,直接在宿舍裏叫小姐就開操了,也難怪,一個工程一般時間都比較長,解決生理需求也正常。繼續往前走,之後的幾件房都空空蕩蕩,和之前的房間一樣無非就是些不要了的襪子內褲背心,當然還有些用過的安全套。走到了工地的盡頭,只剩一間單獨的房子了,是上鎖的,但是鎖又被人給撬了,也是虛掩著。我推門進去,明顯這房間以前是包工頭住的,裏面一張單人床,還有張碩大的工作臺。我打開寫字臺的抽屜,裏面也是一堆安全套,還有好多看上去沒穿過的薄薄的襪子,黑的白的灰的,敢情工地福利不錯,還給民工發襪子,怪不得他們房間裏襪子隨便亂丟。開著手機的電筒,繼續搜索房間裏面的東西,裏面櫃子裏有一些亂糟糟的圖紙什麽的。打開下面的櫃子,裏面有幾個防毒面具,面具表面的橡膠都黃黃的,接著一根根長長的呼吸管。呼吸管邊上一個盒子裏,有好多個頭套,黑色薄薄的,彈性不錯,只露出眼睛的那種,而且明顯是用過之後的。估計是配合防毒面具使用的,工地裏有時候要油漆或者粉塵作業的時候,要戴頭套和防毒面具。搜羅了幾雙襪子和頭套,又拿了幾個安全套塞進包裏,撤出了工地,這些東西回家夠我玩一陣子了。之後的幾天,我用從工地裏拿回來的東西在家裏好好玩了一陣子。平時上班穿著民工穿過的薄襪子,晚上回家帶著黑色的頭套,套著安全套爽爽左,沒幾天安全套就被我用完了,心想著晚上再去拿幾個回來爽。


一天晚上下著雨,9點多停好車又溜了進去,悄悄的進到最後的那個房間,熟門熟路的打開櫃子。正準備拿東西,突然被人用布蒙住了嘴,慢慢就迷迷糊糊不省人事了。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醒了過來,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麽,發現一絲不掛的被綁了起來,手腳都綁在工作臺上形成了一個“大”字,後庭也特別難受,好像被塞進了一個肛塞,嘴上也被綁上了一個口球,喊不出聲來。一個滿身肌肉的人慢慢朝我走來,借著一點點月光,我看得出他身材特別好,胸肌腹肌很發達。只穿了一條緊身內褲,頭上戴著黑色的頭套,只露出眼睛。我掙紮著,無奈只能嗚嗚的發出聲音。他朝我走來,撫摸著我的胸肌和乳頭,繞到我後面,用手一下下的按著肛塞,沒有一點聲音,但是卻把我頂的很爽,雞巴翹了起來流出了淫水。他看了看硬挺的雞巴,幫我擼了起來,我扭動著身子,享受著被捆綁的快感,喉嚨裏發出一陣陣呻吟。他拿出了一把刮胡刀,在我雞巴上塗抹了泡沫,慢慢的開始刮毛,每刮一次我都打一次寒顫,雞巴挺的更高了。刮完毛,他繼續撫摸著我的肌肉,一下下的按著肛塞,慢慢的刺激著我。淫水就像泛濫了一樣,從雞巴眼流淌而出,他撿起了地上民工穿過的薄襪,輕輕的擦拭著我的龜頭,每擦一次就像是撩過我的心頭,擦了幾下,把黑色薄襪套在了我的雞巴上,最後還把兩顆蛋也塞了進去。硬挺的雞巴被黑襪包裹的特別粗壯。